专访丨她是双性恋,患抑郁症靠旅行重生,她是美女作家赵波

资讯
新女报
2019年07月11日 23:10

在六六、燕公子、咪蒙等新锐女作家走红于微博、微信朋友圈时,赵波带着新书《像候鸟一样飞》杀回来了,她来了重庆。

21世纪初期,国内文学界盛行“美女作家”,赵波是其中一位,也被媒体称为“最没有争议的美女作家”

曾经的赵波以美貌著称

她产量很高,写过小说和随笔集《北京流水》、《再生花》、《巴黎情事》、《都市女巫》等。

但近7年来,她只写了《像候鸟一样飞》一本书,跟患抑郁症有关。

她曾与张朝阳、高晓松、姜文等传过绯闻,也是除了王思聪唯一一个公开承认“双性恋”的名人。(注:王思聪曾在微博认证里写“双性恋”。不用担心,你们的老公应该是戏谑)

这一切,都令赵波神秘莫测。

这一次,我们会解开谜底吗?

本报首席编辑侯光辉

一. 我和赵波的渊源

10年前,我在另一家报社供职,我们办了一个当时颇有影响力的文化活动,邀请7位当红作家包括绵绵、慕容雪村和读者见面,赵波是最后一个,她说:“我是压轴的。”

每个同事负责接待一位作家,接待赵波的同事叫蒲梅,我忘记了那个时候究竟见没见过赵波,所以,也不知道这次见面是似是故人来还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赵波辗转联系上了蒲梅,也和我互加了微信。令我惊奇的是,她非常热络,经常传一些关于她的文章给我,聊天也回得很快。

蒲梅做东请我们在江边吃了一顿全鱼宴,当时她在重庆已经呆了好几天。这是她旅行的习惯,喜欢在一个城市住上一段,用脚步去丈量城市,从陌生到熟悉。

赵波随时都戴墨镜包括吃饭。关于这事,我后来问过她,她回答:“喜欢啊,控。”

她那一天的衣着更是耀眼,透过钩花白色外套内衣隐约可见,以衣着大胆的重庆姑娘都不敢这样穿啊亲,我得出她对身体很自信的结论。

我和赵波相处愉快,她对娱乐圈八卦也感兴趣,甚至很捧场地附和我的胡说八道。

她回老家常州后,传了她写的《西南遥远的梦》给我,其中提到这一顿饭以及我:“当年带我去看歌乐山老君庙解放碑朝天门码头上喝咖啡的女孩现在已经是一个小男孩的母亲,请我和另外两个朋友在重庆嘉陵江边的船上吃了鱼为主的午餐,另外一个朋友是新女报的帅哥侯光辉,喜欢八卦恰好又做着流行前沿的工作,这样一餐饭一定是充满食色,非常开胃的。”

她送了我一条户外头巾,我也被邀请以嘉宾身份参加第二天签售会的对谈。那天晚上,我玩性大发。

因为这一层关系,我得以跳开记者的身份,像朋友一样和她相处,尝试触摸她走过的路、遇过的人和经历过的事。

二. 她现在的模样里,藏着她走过的路

“人生,并不是拿来用的。爱情、光荣、正义、尊严、文明,这些一再在灰暗时刻拯救我、安慰我的力量,对很多人来讲没有用,我却坚持相信这都是人生的珍宝,才经得起反复追求。” ——蔡康永

签售会在重庆方所进行,赵波自己担任主持,跟我们聊旅行、聊八卦、聊抑郁症。我把那天赵波的观点概括成上面这句话,她也非常赞同,发到朋友圈里。

我正在讲述自己在韩国旅行的故事

她游历四方,7年间走过香港、深圳、新疆、西藏、曼谷、清迈、老挝……既经历也治愈。

她在书里面说:“在这些城市里穿行,遇到了一些人,失去了一些人。经历无数爱恨悲欢。记忆被雨淋湿了。”

赵波的新书《像候鸟一样飞》正在京东和当当网热卖。

我喜欢她写的香港,重庆大厦是多么步步惊心的地方,赵波住了进去,“什么屯门割喉色魔、旺角连环杀人案,什么一楼一凤,越是这样的鱼龙混杂才让我感觉越是具有香港的气氛和气质”。

经常旅行,赵波爱上了在卫生间自拍,自封“卫生间自拍达人”,这是她在世纪阳光的卫生间自拍的照片

她说,要真正懂一个城市,要去当地人家里吃饭,去挤公车,去逛菜市场……这和我观察到的一致,在重庆,她没有住星级酒店,而是住进了经济型酒店。

来现场的读者跟我想象不一样,既有刚毕业的大学女生,也有这样潮得不行的老太太,也有她的江苏老乡,是个浓眉大眼的年轻男子,看到活动启事就来了。

散场后,她力邀我去吃晓宇火锅,老板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又来了几个朋友,于是我相信了她在这些年独自旅行中获得的能量,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豁得转”。

吃到最后,她的江湖气也冒出来了,猛灌了几杯啤酒。

我印象里她在重庆的最后一个身影,是在微醺的重庆夜风中,慢慢散步回酒店。

对话》台北那一段适可而止的艳遇

新女报:你对当红女作家六六、咪蒙有怎样的评价?

赵波:六六的作品很接地气,但因为她身处红尘俗世中,我觉得有点俗气。张爱玲也在红尘里翻滚,但她是高冷地审视。咪蒙走红是快餐文化流行的结果,她的文字营养价值不高,对于读者也只是表面的按摩,无法达到触及灵魂的深度。

新女报:好像你很欣赏张爱玲,但她的晚景很孤独,你向往稳定的婚姻生活吗?

赵波:文学是有魔咒的,它会令人付出代价,虽然我也向往儿女绕膝的生活,但我已经做好准备一个人写作到老。

新女报:你愿意跟我们聊聊抑郁症吗?

赵波:我人生中3次患上抑郁症,抑郁症就像感冒一样,是一种病。得抑郁症的因素很多,比如不适应外界环境的变化,所以这时一定要改变生活方式,出去走走,晒晒太阳。

新女报:感觉抑郁症和作家总是如影随形?

赵波:我觉得是的。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像作家、演员、舞蹈家、摇滚明星很容易患抑郁症,有可能因为自视甚高,一旦达不到别人和自己的要求就会钻牛角尖。旅行让我开朗了许多,我现在挺自信的。

新女报:你一直都是一个人旅行,你愿意体验《花样姐姐》那样的结伴旅行吗?

赵波:不愿意。我比较自私,一个人旅行不用和别人商量,《花样姐姐》更像是工作,摄影机随时都在,这会让我很不自在。

新女报:旅途中有艳遇吗?

赵波:在台北遇到一个从高雄来出差的年轻白领,很干净、明理,带着书香气,这是很多内地男人缺乏的,我不是说长相,气质有点像霍启刚。都是富二代,霍启刚像受过良好教育的,王思聪就比较土豪。但我遇到他的时候,在台北的时间只剩下2、3天了,相处的时间也不长。

赵波在旅途中遇到的这个台湾男子是生命中的惊喜

新女报:你把发展到什么程度定义为艳遇?

赵波: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发生了也不后悔,但我们都知道不可能,不过因为这个原因我对高雄很有好感。

双性恋!真是太神秘、吸引啦!我偶然在“分答”听到有读者问她:“跟男人啪和跟女人啪有什么不同呀?”

赵波:“男人比较粗犷,女人比较细腻。男人比较注重过程,女人比较在乎每一个细节,享受情感的交流,分享很多的秘密,并不是说要技术上那种,爱更重要。”

现代健康©部分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TOP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