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中国最贵废墟”未被拆迁的背后,竟然有上海人张口就要1亿拆迁费?

资讯
魅力上海
2019年08月14日 02:18

在日新月异的魔都,一切奇迹的发生都不算怪异。不过,在这高速发展的背后,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固守自己的一方家园,迟迟不肯离开。有人称他们为“钉子户”,但是“钉子户”的背后,又有着哪些无奈和困境呢?

上海普陀区武宁路光复西路光复小区,有着被称为“中国最贵废墟”的棚户区。在周围均价8万/平米、价值千万的高楼豪宅中,这块垃圾遍地、杂草丛生的“废墟”十分醒目。如今依然住着十多户居民,很显然,这里面有故事!

是“钉子户”,也是现实困境的受害者

“最贵废墟”所处的地方,上世纪曾是上海的中心地带,因此有很多老宅,到了2000年已变成棚户区,2003年时,市政府就想对这个地方进行拆迁改造,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完全实现。

在废墟中间,有一对年过70的老夫妻,现在住在一楼这个9平米的老宅里,上边的三层分别分给了三个弟弟。

破旧的房屋、露天的厨房,两位老人顶多算蜗居。其实,如果他们不当“钉子户”,拿到补偿金住别的地方,条件肯定比这好。不过,老人说不是他们不想搬走,但因为唯一的儿子也还在外边租房,过的也不富裕,自己就只能蜗居在这里。

另一位没搬走的陶女士,说起拆迁也很无奈。她住的那栋楼总共77个平方,一楼归她所有,其余是亲戚的。可房产证上这栋楼却只有2层楼38.5个平方。而普陀区政府对光复里小街的拆迁补偿方案,是按照建筑面积计算的。

按照拆迁方案,陶女士一家可拿到38.5平米的房补240万后,去购买政府针对拆迁人群的限价房,一般比市场价低接近一半。不过,若按陶女士的实际住房要求的话,她需要另付55万差价来购买新房,这让下岗多年的她承受不了。

高额差价加上一家人分房子意见不一致,拆迁谈判就拖了下来,再加上拆迁办不答应陶女士提出的某些条件,于是到现在她们还没搬。

拆迁办:有居民开口要价1个亿

上海的拆迁政策属于二次征收,第一次是向居民发放意见书,就是问大家同意不同意拆迁,90%以上同意才能开始拆迁补偿的谈判。而在85%以上的住户签订了补偿协议后,对于在规定限期还没有拆除的住户,政府可以向法院申请强拆,如果住户不同意,可以进行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

实际拆迁过程中,拆迁办也有着自己的无奈。以前都听过“官二代”、“富二代”,现在随着拆迁给出补偿的政策实施,也出现了“拆二代”这个词,尤其在房价如此高的上海,拆迁就等于变相“发大财”,于是就有不怀好意的拆迁户动歪脑筋了。

据拆迁办工作人员介绍,拆迁过程中甚至有居民一开口就要1亿元补偿,“后来看到区政府下文要强制拆迁了,也就算了”。

但大多数居民是按时签约拆迁了的,到2014年8月18号,有85%的居民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也就是1200多户居民都搬走了。

(2014年4月份拍摄的光复里卫星照片)

(2018年1月份拍摄的光复里卫星照片)

因为一直没拆完,这片废墟里一片空地已经被附近的居民当成了停车场。

拆迁问题时常有,合法解决是关键

更迭变换,是城市发展的必然规律,在这过程中,拆旧建新是一个绕不开的城市问题。因此,除上海外,其他城市也有类似的拆迁问题。

孤立在大街上的钉子户。2007年11月14日,湖南长沙,挺立在商业大楼前三年未拆的钉子户。

2010年4月23日,上海市中心一处待拆迁居民小区。

2011年8月2日,北京,钉子户孟老太家三间平房被强制拆除。

2011年3月22日,上海,在松江区九亭镇沪亭北路新修建的道路中央,仍留有几栋还未拆除的房子,影响交通。

2010年7月19日,上海一处新天地附近的拆迁工地,一户钉子户背后和几辆土方车后,是一座座高端楼盘。

“最贵废墟”、“最牛钉子户”这些以“最”冠名的与拆迁有关的人和物,其背后反映的是更深刻的城市发展问题。

自古以来,中国信奉的都是“安居乐业”。“安居”对百姓而言,是家给予的温暖港湾;对于城市而言,和谐的“万家灯火”才是城市存在的意义。

每个拆迁户都有着自己的一个故事,而每个“钉子户”则更是有着无奈和现实的合理或者不合理诉求。

面对此种情况,无论是拆迁方还是被拆迁方,都必须遵守的底线就是合法,用事实用法律来说话。在此基础上,如果能在执行的过程中互相多理解、多给予人文关怀,是不是会更好呢?

素材图片来源于中国青年报、山东卫视《调查》节目

魅力上海编辑整理

现代健康©部分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TOP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