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个老外苦干3年,拍出最美最真实的中国

资讯
CLAN氏族
2019年12月06日 23:44

中国第一视觉杂志 最受欢迎图文公号

3年前,美国迪士尼公司派出一支100多人的顶级拍摄团队来到中国。

他们拿着一部小成本电影的预算,却扛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在3年间走遍青海、新疆、西藏、浙江、江苏、黑龙江,拍出了最美最真实的中国。

这是中国第一部自然电影,叫:

我们诞生在中国

整个故事很简单,就是三个动物家庭:

秦岭密林里的金丝猴淘淘

300万年前就跳跃在四川深山的

川金丝猴

西藏雪域高原的雪豹达娃一家

世界上仅剩7000只的珍稀雪豹

中国就有2000只

四川竹林的大熊猫丫丫和女儿美美

最熟悉的国宝大熊猫

和靠小鲜肉来保证票房,狗血剧情满天飞的电影相比,它简单却诚恳,在浮躁的电影市场里,好像一股清流。

这是金丝猴淘淘一家。

妹妹出生后,淘淘在整个家庭中逐渐失宠,爸爸冷落它,妈妈也很少关注它。

淘淘被忽略了。

可能每一个中国家庭的长子都能明白这种感受。

被要求懂事,学会忍让弟弟妹妹,只是从来没有人问过你委不委屈,想不想哭。

淘淘背离了原生家庭,来到野生猴群。当时的解说是这样的:“坏孩子就是这样形成的。”

就像每一个从小懂事的孩子,骨子里都是叛逆。

场外,秦岭深处,摄影师悄悄站立在簌簌的大雪里,不敢惊动沉睡的猴群。

在大自然里拍摄, 比影棚里难一万倍:天气多变,动物不懂摆拍,没有灯光照明,不能用特效。一个合格的镜头珍惜无比。

好不容易背着沉重的器材爬上山,却一整天都看不到猴子们的身影。他们做的最多的,就是耐心等待。

这样的等待,持续了整整十八个月。

等到猴子们逐渐熟悉了身边的摄像机,等到它们大胆的上前,甚至放肆地翻动摄影器材。

哎呀,还打坏了好几块镜头滤镜。

也正是这样的等待,才得到了精致的画面:每一根毛发在太阳的照耀下都闪着细小光芒。

才有了猴子们最真实的一面:嫉妒,争斗,孤独,爱恋。直立行走的它们,和我们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万物有灵且美。

这是大熊猫丫丫和女儿美美。

丫丫太溺爱她的孩子了,就像妈妈总是不放心我们。

唠唠叨叨,没完没了:

别乱跑,有危险。快点回来。小心摔跤!

哎呀,妈,我没事,我...哎...哎呦...

熊猫们憨态可掬,但接近他们,摄影师却花了很多心思。

为了拍到熊猫放松哺乳的画面,摄影师只好穿上熊猫的衣服爬过去,一动不动地趴在那儿。

四川暑热,熊猫服装又厚又闷。一场拍摄下来,身上捂得起了痱子,几个人差点虚脱。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极端的拍摄”,其中一位摄影师感慨道,“但当我看到并编辑所有素材时,这些感人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这是雪豹达娃。青藏高原上,她必须辛苦捕食才能养活两个幼子。

和它同样辛苦的,还有跟拍的摄影师。

口蹄疫爆发,岩羊数量骤减,雪豹扩大了活动范围寻找食物,而摄影师也不得不四处奔走,发现它们的身影。

第一个月运气很差,一个镜头都没拍到,高寒干冷的天气让摄影师差点崩溃。

高原上天气易变,半小时前晴空万里,半小时后就可能天降大雪。为了拍到一处风光,他们只能在艰苦的天气里等待。

雪豹的视觉和听觉都非常敏锐,远远看到人影,马上跑开。

摄影师想尽办法,挖坑、挖掩体,导演不能靠近,只带一个助手,一次拍摄仿佛一场战斗。

有一次雪豹外出打猎,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爬到它的窝附近,装好隐蔽摄像机,才拍到了两只可爱的雪豹娃娃。

这是人类第一次用超高清摄像机记录雪豹的画面。

就是这样的付出。

3年间,这100多个外国人横跨整个中国,拍摄350个小时的素材,反复剪辑10遍,最后有了这部75分钟的电影。

评价一部电影好坏,从来不看投了多少钱,而看是否用心。

这部片子的导演,是陆川。他的作品有严肃的《可可西里》,也有一片骂声的《九层妖塔》。

2004年,《可可西里》上映后,人们开始有了保护意识。藏羚羊因此从当时的九千多只,到现在的十几万只,摘下了濒危动物的帽子。

他拯救了一个族群。

如今12年过去,一个轮回。陆川拍了这部《我们诞生在中国》。

让人觉得温暖的是,在预告片的字幕里写道:首周的部分票房,将捐献给世界自然基金会,用于保护大熊猫和濒危雪豹。

一部电影,如果让人产生点让这个世界变好的冲动,就算成功了。

影评里,有人这样说:

“我们在这里诞生,我们在这里离去,我们在这里重生。

我为诞生在中国而荣幸。”

我们亦如此。

现代健康©部分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TOP

More